【0911】,他居然要向苏青那个贱人求婚(1 / 2)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苏小白一离开市局,便立刻给自家老爸打了一个电话过去。

苏爸爸那边直接放了外音,所以苏小白立刻便听到了萧明昭带着急切的声音:“小白拿到了吗”

苏小白也忙道:“拿到了”

萧明昭立刻道:“那我让人现在去取,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朋友,正好晚上有一班飞往澳洲的飞机。”

苏小白一听便直接答应了:“好。”

不过心里却是在嘀咕,看来,十有八九自家姐夫就是萧叔叔的儿子了。

只是

苏小白眨巴着眼睛,想着,等明天自家老姐睡个好觉起来,心情也正好的时候,他还是应该和姐姐好好说说才行。

老包倒是大方得紧,直接给特案组的大家三天的假期,人家老包可是把话说清楚了,让他们利用这三天好好地睡觉,把之前缺的觉都补回来。

所以晚上本来萧季冰主动要求亲手给大家做饭吃的,但是却被苏青拦住了,

“别,咱们还是出去吃的好,反正苏小白请客,不吃白不吃。”

苏青直接道。

包小黑一听是苏小白请客也乐了:“是啊,是啊,姐夫,这事儿就得听我姐的,咱们这可是吃大户啊,我现在就找找看,看看哪家贵,今天这顿饭啊,不求最好,但求最贵。”

苏小白恶狠狠地瞪了包小黑一眼:“呵呵,吃死你”

包小黑今天心情好,自然不会理会他。

看在某人要掏钱的份上,他还是多些大度为好。

第二天,苏青直接睡到下午两点多才睁开眼睛,只是她在床上滚来滚去,一连滚了两三圈,想来了,然后屋里屋外的却没有找到萧季冰,倒是桌子耻,看到了萧季冰留下一的字条:

青青,我有事儿出去一趟,很快就回来,我煮了小米粥,温在锅里,起来记得吃。

苏青看着字条上那熟悉的笔迹,笑了笑,她甚至能想得到,自家男人写这字条时的模样与眼神。

而此时此刻,萧季冰却进了一家珠宝行,柜员小姐一看到萧季冰立刻含笑开口:“欢迎光临。”

萧季冰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你好,我姓萧,之前你们打电话给我,说我定做的东西已经做好了。”

柜员一听这话,立刻便恍然道:“哦,你就是之前定制戒指的萧先生吧,你请稍等一下。”

说着,柜员便进了里间,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一大一小两个精致的首饰盒,一起放到了萧季冰的面前:“萧先生你看看满意不”

然后柜员还十分好奇地又多问了一句:“萧先生这对戒指是结婚用的吗”

萧季冰微一点头:“准确地说,我是想要用它来求婚,希望她能够喜欢。”

柜员的眼睛都亮了,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羡慕:“肯定会喜欢的,真羡慕你女朋友”

可不是羡慕吗,这位萧先生长得这么好看,气质这么好,而且为人还挺大手笔的,并且据说那戒指,还是他亲自设计的图样。

那对戒还有那整套的首饰,柜员也是看过的,她觉得但凡是个女人,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,都会十分喜欢的。

这天底下,又有哪个女人,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人,亲自为自己设计出的首饰来,能不开心呢

萧季冰听到这些话,也是笑了笑:“我也期待可以给她一个惊喜。”

柜员还挺八卦的:“那萧先生设计好要怎么求婚吗”

萧季冰:

这个,他还真的没有想好呢。

柜员立刻来了精神:“萧先生,这个你可以上网上问问度娘,很多呢,反正一定要浪漫啊,女人骨子里就是喜欢浪漫的”

萧季冰微微挑了挑眉:

唔,这个可以有,看来这几天,他必须要好好地研究一下才行

再说澳洲那边,萧明昭直接等在了机场,他的那位朋友一下飞机,萧明昭便急急地拿着萧季冰的头发,去了dna检测中心。

而接下来,他们要做的就是等待了,等着检测结果出来。

而龙城市这边,自从上次发生了了落水玉芬和陈秀秀想要算计萧季冰,而反被苏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给狠狠地坑了一把后,陈玉芬和陈秀秀两个人便一直没有见过萧季冰了,而且她们两个人也没有打电话找过萧季冰,当然了,萧季冰同样的也没有打电话找过她们两个人。

陈秀秀一边喝着奶昔,一边小心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陈玉芬的脸色。

自从上次那件事儿后,自己的这个姑姑,她便有些看不懂了,甚至她也越发的觉得自己姑姑有点可怕了。

虽然已经过了这些日子,自家姑姑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了,但是比起没这事儿之前,姑姑的脸色还是很可怕的。

她也不是没想要安慰一下自己的姑姑,这种事儿,反正都已经过去了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只要自己不去想不就行了吗。

看看她陈秀秀多淡定,这心态恢复得多好。

陈秀秀的嘴巴动了动,不过想了想,到底还是没有吭哧出来半个字,当下她便一边继续吸着奶昔,一边往窗外看去。

这家奶昔店,是新开的,味道还不错。

这家店对面是一家珠宝店,而且她听说家珠宝店可是真的贵,但是这家店里的东西,每一件都是精品,所以贵得也值。

唉,如果不是和表哥闹掰了,或者是那天的事儿成了,她就可以让表哥从这家店里买一件首饰给自己了,嗯哼,至少戒指可以从这里买吧。

正在陈秀秀胡思乱想的时候,她突然看到,从对面的那家珠宝行里,有一个人提着两个漂亮的纸袋走了出来。

陈秀秀:

唔,她用力地眨巴了几下眼睛,确认了一下:“姑,你看那不是我表哥吗,他来买首饰了”

声音里有些酸,就算是用大脚趾头来想,也能想得到,那肯定不是给她和她姑姑买的。

陈玉芬一直都在想自己的事儿,这段时间她其实每天和陈秀秀也几乎不说话,就算是陈秀秀和她说话,她也是有十句能回两句就不错了。

但是这一次,一听到陈秀秀提到的人竟然是萧季冰,当下也立刻扭头向着奶昔店窗外看了过去。

果然,看到萧季冰提着两个纸袋,刚刚走出来,身上的电话似乎响了,他摸出手机,一边接听,一边在微笑着和那边的人说着些什么。

陈玉芬的眼睛眯了眯,眼底里的神色让人看不清楚。

只是陈秀秀却看到,陈玉芬抓在手里的奶昔杯子,却是晃出了一滩粉色的奶昔,在白色的桌面上,明晃晃的显眼刺目。

陈秀秀吞了一口口水,然后特别小心地开口问了一句:“姑姑,我们要不要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