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7、真是一家人(1 / 2)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这若说想知道阮小羽和柯醉玥私下里做什么,其实还是容易的。毕竟,身边有这么多的亲卫,若是叫他们去暗中观察谁的话,对方功夫再高,他们也有自己的法子,必然能成功。

由此,想知道他们俩干啥,只需坐着听汇报就行了。

阮泱泱嘴上仍旧在批评自己龌龊,但,听的时候她也挺来劲,那什么龌龊不龌龊的,好像就只是那么一说而已。

当然了,这就是为自己开解,已达到问心无愧的目的。

“这两个人在一块,倒真是全程精神交神之恋占据主导,在这世上倒是鲜少。但不得不说,这种精神之恋要更稳固。寻常来说,在精神上得到了共鸣,身体上的就无所谓了。”听完汇报,阮泱泱也不由感叹,她还是十分欣赏的。

当然了,即便如此,这也需要时间来考验。有时候,精神上的共鸣也会遇到倦怠期。这若是倦怠了,就非常容易进入万劫不复的状态。一旦如此,那就永远不会回头,可比寻常的男女情爱要决绝的多。

邺无渊坐在旁边,正在给她削水果呢。那是一双拿刀剑,杀人的手,如今削起水果来,倒也难不住。

“听你说这话,我有一种被贬低的感觉。”就好像他和她的感情,就不稳固了似得。、

“没,贬低你不就等同于贬低我了嘛。我就是在感叹呀,我那侄儿并非是无心,也并非是被仇恨占据蒙蔽了双眼和精神。一个人啊,进入泥沼很简单,但想从泥沼里爬出来,就不容易了。”主要是,阮小羽这小子太会遮掩,在她面前就永远都是一副乖乖宝宝的模样,他就不露真面目。

“夫人所言,总是叫人听了深觉有理,但细想过后,就会觉着后背发寒。”她话语中的深意,才会让人万劫不复。

“干嘛这么说我我真是就事论事。”一看他那小表情,好嘛,她这传到授业解惑的威力仍在,瞧把他个吓得。

这人脑袋一好使,想的就深,他可不自己吓唬自己。

“嗯,知道你是就事论事。无论什么事情,你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。”和大部分人不同,所以,听起来就特别的深省。若仔细想,还有点儿后怕。

“那是必然。我若与别人相同,将军还会被我迷成这样吗”这不是废话嘛,她和这个世界的人,自然不一样。当然了,很多时候,她不得不和这个世界的人一样,被当做异类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当然。”这还用说嘛,他喜欢她,那就是喜欢,和任何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关系。但是,如此独特,自然也是好的。

张嘴接过他送过来的水果,阮泱泱笑了笑,好吧,他说话就是好听,也的确是顺她的心,爱听。

在这宅子里住了三五天,便要返回盛都了。

邺无渊的假期也至此结束,因为他本来就该要尽快的回边关去,这在外面,已经停留的够久了。

这回,阮泱泱回家,要把阮小羽和柯醉玥都带着。其实吧,总的来说,要带着的就是阮小羽。而柯醉玥,完全就是起到了护送作用。武功高强,经验丰富。

还有二十余亲卫,一同护送。

就在这处分别,邺无渊看起来也是非常想回家,不过,又实在是时间不允。

他若回了家,非得在家耗上几天不可,这么许久没见到儿子,想的不得了。

在车下分别,看得出他是非常不舍,又担心她身体,原本在边关效力的诸葛闲再次被派到她身边。

“放心吧,这回我可不会再说走就走了,你何时回来,我何时在家。不过,还是说好了的,你自己说出口的承诺,得信守。”一脚都踏上脚凳了,她又回头说道。

邺无渊扶着她一只手,看着她那十分认真的表情,他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我们各自信守承诺,若有失信,任凭对方惩罚。”

“好。”既然能放下这种话,那阮泱泱就放心了。这厮啊,也是被战争折磨的够够的,瞧他那渴望的小眼神儿,就知道他等不及的想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呢。

另一手在她的小腹上轻轻地抚了抚,随后托着她手的手臂用力,示意她上车吧。

借着他的力道踏上车辕,之后进了马车,里面布置的非常好,一切都以柔软为主,生怕她磕着碰着。

马车外,阮小羽和诸葛闲分别在两侧骑马而行,护驾似得。即便这种配置,邺无渊其实也不太放心。

她有的时候会在马车里睡觉,真睡着了,马车行路不稳,很容易撞着她。

队伍出发,速度不快,浩浩荡荡的,前后人马加在一起,超过四五十人。

邺无渊直至看着他们走远,这才启程出发,走的是另外一条路,以快为主,烟尘一过,踪影全无。

前往盛都,走的非常慢,若是以邺无渊他们那种行路速度,其实一天一夜也就到了。

花了三天的时间,才回到盛都,一路的朝着将军府而行,这城里是真的热闹。

盛都的繁华是别处无法复制和模仿的,没有来过此处的,来到这个地方,真的会让人耳目一新。

这的确是阮小羽第一次来到这里,东夷的都城也是繁华的,但与盛都却是有着分明的区别。

到了将军府,车马直接进入府中,下人早就前来迎接,整整齐齐的等候在那儿,这待主人下车呢。

马车停下了,阮泱泱还真是等了好一会儿才出来,阮小羽也已经快步的走上了马凳,等着扶里面的人出来。

一只手先出来了,阮小羽准确的抓住她的手,之后把她扶出来。

为什么出来的这么慢是因为阮泱泱在马车里睡着了。

数个软枕,把自己这左右前后都给护卫上,马车行走,不碍她睡觉。

见着了女主人,等候的下人可不跪一地。这女主人上回离开将军府时,那可是走的惊心动魄,可不是把这府里的人都偶吓得够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