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6、正直的姑姑(1 / 2)

将军不容易 侧耳听风 5355 字 1个月前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这夜深人静,只有两个女子相对而坐,声音很低的说着话,即便是外头有人,不仔细去听的话,还真听不清俩人在说啥。

柯醉玥的道歉,从最初只是言语的表示,发展到后来起身给阮泱泱单膝跪下。她这时的请罪,是单纯的觉着对不起阮泱泱。

之前的内疚里,还是有对邺无渊这个直属上司的,但这会儿只是对阮泱泱。

这么多年来,将军夫人阮泱泱可说是一直都对她极好,就如那平等亲朋,从未有过颐指气使等等。

阮泱泱性子这么好,又极其欣赏她,到头来,她和阮小羽生了情,在她的心里,就是辜负了阮泱泱的欣赏。

有情有义的人才会经受自己的折磨,若是没心没肺,哪会自己给自己做思想总结,继而自我批判。那还不是觉着满世界的人都对不起自己,根本不用多费力的,就给自己找着借口了。

所以说,柯醉玥这般,真就更得阮泱泱的心了。

说起来,这阮小羽是什么身体情况,柯醉玥应该都是知道的。所以,阮泱泱也没有提及这件事。反正,她还是不能马上就答应,说好了等她再次卸货了,再琢磨这事儿,那就得等到那时候。

这个说出了就得做到,即便是柯醉玥让她十分动容,可自家那小鬼精,还是得观察。

柯醉玥的真心诚意完全看得见,阮泱泱丝毫不怀疑。

这一说,就几近半夜,柯醉玥才离开。

她这走了,邺无渊才回来,进了小厅,反手关上门,才发现阮泱泱回了卧室了。而且,人家正在刷牙,她说刷牙就刷牙,绝不是说说而已。

当然了,这个时代的牙刷也就那样了,无法做到那么细密。所以,每次刷牙,那都是个细致活儿,且得反反复复好好刷。由此,她这牙刷的淘汰速度就特别快。好在这些都是皇宫御用的等级呢,这若是质量不怎么样的,估计一次就能被她用的飞毛儿了。

“与夫人闲谈,真是有叫人疏通心结的作用。”柯醉玥出去了,和刚刚来时可大不相同,的确是被开解了。

“心结被疏通了还不好柯姑娘是个极其优秀的属下,在你手底下这么多年了,说是女中豪杰不为过。我挺喜欢她的,认真说起来,都可说我家那孩子配不上人家。当然了,若按外形来说,我家孩子属上乘。”该夸还是夸,自家的也不能一直贬。

邺无渊忍俊不禁,她这头头是道的,转来转去,还是护着自家人。

“那倒是,与你这姑姑有八分相似,自然是上乘。”他微微点头,解下外袍,便坐在床边看着她。

“与我八分相似,是上乘。那不知,我该称为什么”走过来,她问他,似笑非笑。

“绝色。”他张嘴就来,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含糊。

阮泱泱扬眉,“我家将军啊,现在阿谀奉承的技术可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。这到时不在边关驻守,回了盛都,做个言官那也是毫无压力。”而且,项蠡肯定会非常喜欢。邺无渊这样的形象,他的吹捧,瞧着那绝对是真诚,就跟真的一样一样的。

“真不用我驻守边关了,我便在夫人面前做言官,你觉得如何”他才不会去朝上伺候着,那还及不上在边关拼命呢。

“我才不听你瞎白话呢,听多了上头,真把假话当真。”坐下,她哼了一声,才不要让他当自己的言官呢,再聪明的脑袋都禁不住他忽悠。

邺无渊轻笑,扶着她,帮她躺下,他这自带来的技能,可以说是相当了不起了。

这世上,就这么一个人,能得他如此尽心的伺候。

躺下了,她也不由的长舒口气,舒服了。

这一路啊,虽是赶路很慢,没怎么急。但是,还是奔波着的,哪能像这般躺在床上舒服。

“累了吧睡吧。”若柯醉玥不来,早就让她休息了。

动手给她捏了捏腿,两条腿分别的捏一番,之后盖上被子。又抓住她的手臂,给她捏手臂和肩膀。

他这手艺是真灵,阮泱泱眯着眼睛,任他给自己捏,是舒服的。

“睡吧,把眼睛闭上。”在她身边躺下,手越过去,捏她另一边的手臂和肩膀。

“嗯。”懒懒的应了一声,她眼睛就彻底闭上了。

一边伴着他伺候,一边静下心来,的确是累了,没多久,她就迷糊着了。

这一晚,睡得相当沉,略冷,但是身边有个不褪温的散热器,觉得冷了就靠近些,热了就踹开,可不舒坦嘛。

翌日,天大亮,太阳出来了,天气还挺好。

这盛都的秋天,在初初秋季时会多雨,但过了那一阵儿,天气就贼好,鲜少有阴天下雨时。

睁开眼,太阳都出来很久了,窗子稍稍开了一丝缝隙,是用来换新鲜空气的。

这是阮泱泱的爱好,即便是冬天,卧室里也得定时的更换,否则,她是通身不舒坦。

“醒了早膳送来了,昨晚的汤你很爱喝,今早的早膳又送来了。我尝了一下,比昨晚好喝,更合你口味。”看她醒了,已经洗漱更衣完毕的人过来,给她扶了起来。

“你干嘛一大早打扮的倍儿漂亮我这形象,头发像炸了窝似得,你故意在我眼前显摆呢是不是”上下的看了看他,这人除了在边关,或是有许多事情在忙碌的时候,一向将自己捯饬的干净利落。

长得好看呀,这一稍稍整理,亮瞎眼

她自己的头发是什么样子她想象得到,昨晚洗的,睡了一夜,她来回翻滚蜷着睡,这脑袋能顺溜才怪呢。

落在眼前的发丝什么形态自己也看到了,必然整个脑袋都如此,会吸引麻雀来做窝的那种造型。

邺无渊用自己的手把她的头发顺了顺,一边解释道:“我就是刮了胡子,长出来了一些,总是会扎着你。”

“去你的吧,你不亲我不就成了”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,他刮胡子完全为了美观,说出口之后反倒是为了她了。

“那不成。”这个拒绝。